150-2021-7966

  落日的余晖在太行山的薄雾中洇开,车队沿着山路渐渐远去,营区又安静下来。黄山峰挎上作业包,关闭库房门,落锁下钥,径直向办公区走去。

  那天,陆军某旅派人来联勤保障部队某储供基地领取光电装备,黄山峰打从交接装备就开始“絮叨”:“有亮光时不能打开遮光罩”“支架卡槽要这样装”……

  担心没说清楚,他又把10多种附件分解、组装了几遍,直到大家纷纷点头示意已经掌握操作和保养要领。

  “光电装备就像武器的‘眼睛’,生来很娇贵,如果使用保养不当,轻的出故障,严重的可能直接报废了。”黄山峰说。

  其实,2002年高中毕业报名参军时,黄山峰是打算来部队操枪弄炮的。所以最初见到洞库里那些光电装备,他的内心是有些抵触的。

  山,望不到尽头。有段日子,黄山峰常常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远方,眼神中有迷茫也有向往。

  “我不怕吃苦受累,不怕深山寂寞,只是一门心思认定当兵就该上战场。”黄山峰说,当年的自己看问题比较片面,现在回想起来“感觉傻愣傻愣的”。

  转变心思、踏实留下,如今说起来轻描淡写的寥寥数语,却是黄山峰用一个又一个大山深处的日日夜夜积淀而成。

  到保管队两周,黄山峰把100多种光电装备的类别、数质量和存放位置熟记于心。1年间,他自学《军用光电装备使用与维护》《微激光夜视勤务教材》等10多本书籍,摘记了十几万字的笔记。第4年,他被破格提拔为技师。

  一年,某型反坦克火箭微光夜视仪出厂入库。黄山峰像往常一样仔细对微光夜视仪进行技术检查,结果发现荧光屏边缘有微小的黑斑。他把情况反馈给厂方,收到的答复是:“属正常情况,不影响使用。”

  “明明有异常,怎么会不影响使用?”黄山峰开始增加检查频率,并用白纸描摹出每次检查时的黑斑大小。几个月过后,他判断黑斑是某器件漏气所致。

  对于山沟里一名战士给出的结论,厂方将信将疑,派人带来了专业检测设备。结果证明,黄山峰的判断完全正确,厂方最终同意将库存的问题装备免费入厂返修。

  随后,黄山峰又拿出装备出库记录,找出已经领取这型夜视仪的作战部队名单,一番软磨硬泡,直到厂方答应上门检修。

  2006年,黄山峰和战友们对某型瞄准镜进行例行保养时,发现瞄准镜很容易损坏。深思熟虑之后,黄山峰向厂家提出改进建议并被采纳,后续生产的改进型瞄准镜再没出现过类似问题。

  2015年,在全军光电新装备保障骨干集训班上,黄山峰提出编写一套通俗易懂的授课教材,得到上级业务主管单位和有关院校专家的支持。几个月后,《后方仓库光电装备技术管理》正式出版,填补了军内光电装备维护保养教学领域的空白。

  一山更比一山高,志向远大的黄山峰没有停下脚步。2017年,他考取了光电仪器维修技师证书,离成为专家型士兵的目标又近了。

最新产品推荐

  • 周喜安肯定了润思对审评
  • <strong>祥源便开始了荒野茶的采</strong>
  • 太平猴魁产于黄山北麓黄
  • 洞口只存荒野茶一丛
  • 依安县正在全力打造“中
  • 谷歌近年来业绩持续下滑
  • 并设有休闲、游憩的驿站
  • <strong>在国际、国内名优茶评比</strong>
  • 全国共开出19注一等奖
  • <strong>现在是急这钱如何安排</strong>